Ayumi-shop

Roseeeeeeee·LoFoTo:

爱上一个人,爱上一座城。

爱上一座城,并不需要爱上一个人。


Griffith Park Observatory.

Los Angeles.

屹青:

拍完Loop的夜景,搭乘Blue Line回到UIC-Halsted站後,看到這個蠻溫馨的場景。


攝於芝加哥,二零一三年八月初


Hasselblad 503CX

Carl Zeiss Planar T* CF 80mm 2.8f

Kodak Portra400

多啦C梦的口袋:

你的十年,我的一生。

因此我珍惜每一分钟能与你相处的时光,直到世界的尽头。

当你带我回家那一刻就成为了我唯一的主人,我用一生来守候陪伴的主人。

所以,请不要让我的等待成为空白。(内附动图gif!)

@多啦c梦的口袋

微信公众平台:nancphoto

木彡贝勒·LoFoTo:

【澳大利亚·尽是不同】

时常回想起在这里念书的短短两年时光。我喜欢这个处处美景,又热力十足的国度,虽然底蕴并不那么深厚。

澳大利亚,尽是不同。

微博:@木彡贝勒

大溪地

蔡澜:

日前,和团友们到大溪地走了一趟。这地方实在是地球上仅存的一个世外桃源。很难去到,才没那么多游客去污染。 
从香港前往有上下二路,前者飞东京,四小时,再转机到大溪地,十一个钟;后者可先到纽西兰的奥克兰,也是十一小时,再飞五个钟。二条航线都差不多,真是远得要命,经国际日期变更线,有一天加上六个钟的时差,更把我们搞得头晕脑胀。
不过一抵步,你就会忘记一切疲劳,望着那深蓝色的天空,连着不同蓝色的大海,一望无际的白沙滩,你已经大喊:值得,值得!
海为什么会那么多种不同的蓝色,难道海了起变化?答案是一样的。海底有白色的珊瑚礁或者白沙,颜色就浅。有岩石的话,就深了。加上远近和光线的折射,更分出不同程度的蓝,在香港永远看不到。
土女当然没有像旅游宣传照片一样,个个都那么漂亮,但她们的笑容令到游客心暖。人真的没有美丑,只有可亲和讨厌,大溪地的都是前者。而男子,多数健壮。大溪地人口有三分之二是年轻人,躯体上纹出的刺青,复杂无比,吸引女士的目光。
草裙舞是这里发明,才传到夏夷威去的。商店中出售这种装束,胸罩用椰壳做的,翻过来一看,没有垫,摇晃起来一定很痛吧?
我吃过一次鹅肝酱,被那股异味吓怕,后来去到生产地法国的碧绿歌,才领略到真正的美味,从此不食次等的。海和沙滩也是一样,去过了大溪地,什么马尔代夫或峇里岛,都不必去了。
香港人真是喜欢旅行,再远的巴西也走过。下一站,是大溪地了。